新疆危安犯:我参加的恐怖组织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近日,自治区组织两名在去宗教极端化教育改造工作中转化明显、有一定社会反响的危安犯买买托乎提·买买提肉孜和古丽阿曼·阿布都拉,赴和田首次面向社会开展现身说法。群众听完两名危安犯现身说法后,不仅觉得自己深受教育,还给家人、亲戚朋友和周围邻居做起抵御宗教极端思想渗透的工作。

本报今起将两名危安犯的现身说法材料整理刊发,以警示更广大群众,远离极端、抵御渗透,自觉为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贡献力量。

编者按

我是买买托乎提·买买提肉孜,41岁,出生在和田县。2005年2月21日因分裂国家罪被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现在新疆第一监狱服刑。

我出生在和田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我的父母对《古兰经》有一些了解,但并不懂宗教知识,只能向我介绍他们懂得的浅显道理。通过不断的说服与努力,父母同意了我出国学宗教知识的想法,并开始在经济上支持我。1992年底,我终于实现了自己游历中亚国家的梦想,并从乌兹别克斯坦到了巴基斯坦皮夏吾尔省,在阿拉伯人开设的师范学校上学。

在学校上学期间,我受到了有宗教极端思想的青年拉拢。此时的我还没有学会完整的宗教思想,却又有强烈的学习宗教知识的渴望,他们利用这一点,给我看了极端思想的书和影像。这些书和影像就像是害虫一样在我的脑子里越长越大,并控制了我的思想,控制了我的身体,让我忘掉了自己出国学习的目的,忘记了在师范学校学习的渴望。为了追随这种错误的思想,1993年暑假,我主动与其他几名有极端思想的维吾尔族青年到阿富汗境内的反动武装训练基地,接受他们的恐怖活动训练和反动宣传。经过近一年的训练后,1994年初返回巴基斯坦,考入巴基斯坦国际伊斯兰大学法律系,攻读国际关系政治专业硕士。在学习期间,我不断传播宗教极端思想,资助他人参加反动武装训练,直到被遣送回国。

我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我本来是想成为虔诚的穆斯林,怎么走上了追随极端宗教思想和制造暴力恐怖活动的犯罪之路,去危害自己的国家和同胞?”

我的父母是普通的农民,他们的愿望是让我成为在家乡有地位、受人尊敬的人,他们受了很多苦才把我养大,供我上学。现在父母的心一定在流血,他们一定对我很失望。我即使在父亲去世时,都没有陪在身边,送他最后一程。我很后悔,家里唯一的儿子不但没有孝敬父母,照顾妻儿,而且辜负了父母的期望,成为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你们一定会问我,这是谁造成的?

我要回答你们:这是由于我自己狭隘的民族观,极端的宗教思想和民族分裂思想造成的。

在我出国之前并没有这样的思想。到国外我很快接受了极端宗教思想和民族分裂思想,在阿巴特市上大学期间,还向一些维吾尔族青年传播关于“吉哈德”的内容,培养他们的宗教极端思想与分裂国家的思想。

1996年底至1997年初,我利用与当地阿拉伯人的关系接触到艾山·买合苏木。在与这些人交往的过程中,常听他们歪曲新疆的民族、宗教政策和计划生育等国家政策,尤其针对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进行攻击和歪曲,和他们进行多次混淆是非、曲解教义的交流后,更加深了自己的宗教极端思想和分裂国家的想法。到1997年底,我们成立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在国际国内都被认定是恐怖组织。这个组织制造了很多恐怖和分裂活动,给祖国统一和新疆稳定造成了严重危害,伤害并夺去许多无辜的生命。这个组织尤其善于蛊惑部分维吾尔族年轻人,开展恐怖活动达到分裂的目的,这些被利用的年轻人有的甚至为此失去了生命。

像我这样系统地学习过宗教、法律知识的人,却违背宗教教义,触犯了法律。我不清楚我的所作所为是违法的,那是在说谎,别人也是不会相信的。现在通过理性的思考,我认识到因为我顽固的宗教极端和分裂思想,所以我看待问题都是片面的。在这种片面观点的推动下,我所做的一切都违背了伊斯兰教教义,背后都有邪恶势力支持,从而陷进了恐怖和分裂国家的犯罪之中。

十年的监狱生活与政府的教育让我认识到自己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主要是:

1.狭隘的民族观和强烈的宗教极端思想,分裂思想。

2.为了达到自己分裂国家的目的,不但自己接受“吉哈德”观念和被歪曲的宗教教义,而且进行传播,并以此来组织恐怖、分裂活动。

3.为达到自己的目的,否认国家对新疆的法律政策,随意进行歪曲后向他人传播。

4.痴迷于宗教,不学习科学知识,甚至排斥世俗的东西,没读完小学就缀学。从而,在我的世界观里逐步形成了极端的思想。

由于以上原因促使自己成立了恐怖组织,造成的危害更是无法计算。我犯了如此重大的罪行,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本以为自己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会被判处死刑,但党和政府挽救了我,给了我重生的机会。

入监服刑后,党和政府没有放弃我,而是安排多种形式的教育和去宗教极端化教育,使我被歪曲的宗教思想得到了纠正,也明白了新疆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更看清了“三股势力”的反动本质和丑恶嘴脸。

今天,我在所有人面前发誓,坚决与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以及任何其他宗教极端和暴力恐怖组织彻底决裂;坚决与蛊惑人们思想的、煽动分裂国家的、破坏社会稳定和发展、破坏民族团结的一切形式的极端思想彻底决裂!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以及其他恐怖组织的主张,是不符合宗教教义的,是反人类的。因此,我要揭穿他们如下的反动本质:

1.这些组织的所作所为都是打着宗教的旗号,为了达到政治目的,随意歪曲宗教教义,片面引用《古兰经》的内容来伪装真正的反动思想,排斥和打击不认同此类思想观点的穆斯林。

2.这些组织说一套、做一套,我参与成立该组织时也是这样。对《古兰经》的部分内容进行曲解,听起来好像很有说服力,但所做的不但与自己说的不一样,而且也违背古兰经的教义。目的是利用宗教,达到自己邪恶的目的。

3.我参加的恐怖组织危害国家安全,制造分裂,破坏人民群众幸福安宁的生活,制造人与人之间的恐慌,严重影响了各民族之间的信任和团结,造成人们互相猜疑,不能安心地生活,因为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而提心吊胆。

4.我参加的恐怖组织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作案手段残忍,在国际上被列为头号打击对象,并在国内外制造了多起暴恐案件,杀害了不少无辜的群众。为达组织目的,不仅不分民族、男女、老人和儿童,甚至残忍杀害脱离组织的人。

当我看清楚这一切时已经深深陷入其中,来不及后悔。

服刑后,在监狱民警的教育下,我认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不但给国家带来危害,而且也违背了伊斯兰教教义,同时,给我的家庭带来极大的痛苦。经过自己的认真思考,我认为我和像我这样的人,歪曲了《古兰经》和圣训,我知道自己错了。

大家都知道这些年来,部分不安好心的人把自己伪装成宗教人士,对古兰经经文断章取义,蛊惑了很多维吾尔族青年,毁掉了他们的青春。另外一些年轻人并不懂得伊斯兰教的本意,轻信他人的言论,盲目跟随,走上了不归路。

理智地想一想吧,社会上那些自称是宗教学者的人,只看过几本宗教的书,就断章取义地进行解释,向别人随意解释“清真”戒律,乱扣异教徒的帽子,故意制造矛盾和事端。

因此,我们要反对极端思想、明辨是非,树立正确的宗教信仰,不要跟随别有用心的人,不看宣传极端宗教思想的书和其他宣传品,如果我们轻信了极端思想,就会违背虔诚穆斯林的信仰。

目前,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没有从自己的宗教极端思想中清醒过来。极端势力说那些话时,句句都带着安拉的名义,像是使者,其真实目的是为自己的利益而利用他人,年轻人也不应轻易相信这些谣言。

宗教信仰是安拉和个人之间的信仰关系,这与做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民是不矛盾的。

首先要明确自己是中国公民,然后才是穆斯林,这不是互相矛盾的,无论生活在中国的任何地方,自觉遵守法律与进行正常的宗教活动也是不矛盾的,这不是我个人的观点,而是伊斯兰世界宗教学者的共同观点。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共同生活也不违背宗教教义,所以各民族要互相团结,和谐地生活。

我在多年的国外生活中,见到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在同一个国家,同一个城市中和谐地生活。因此,以宗教信仰为借口,在民族之间制造分裂,违反法律,颠覆政权的行为,是没有任何理由和出路的。

伊斯兰教是提倡团结、和谐的宗教,而不是区分民族属性,制造民族分裂、社会动荡的工具,不是分裂国家的武器。

《古兰经》里说不能进行暴乱,但我们正在进行暴乱;《古兰经》里说不能互相残杀,但我们却正在伤害无辜百姓;《古兰经》里说要团结一心,而我们却在搞分裂;《古兰经》里说要追随安拉,而我们跟随着极端组织;《古兰经》里说要孝顺父母,但我们却让父母伤心。

我承认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是违反法律和宗教教义的。现在我的心灵得到了一次彻底清洗,笼罩在心灵上的乌云已经散去,思想观念也有了转变,可以分辨出对与错,是与非。现在我宣布同宗教极端思想和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彻底决裂。作为这个暴恐组织的发起者,我对所有受到伤害的人和他们的家属表示诚恳的道歉。

恐怖势力和分裂势力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都是没有生存空间的,它们的险恶目的也永远不会得逞,并终有一天会走向灭亡。如果在座的同胞们有接受过宗教极端思想和民族分裂思想的人,我发自内心地告诫你们,必须要收手,进行正常合法的宗教活动,为祖国统一,社会稳定,新疆稳定作出贡献!

很遗憾现今社会有些人不让自己的孩子上学。我听到这些事情后,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过去。在国外和国内像我这样接受极端宗教思想走向犯罪的人绝大部分是文盲或者文化水平低。因此,最后,我恳请大家不要愚昧无知,要让子女学习文化知识,这是做父母的责任和义务。

(新疆日报记者 姚彤整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